天生的破局者当真是曼联的解决方案?别太盲从和乐观

索尔斯克亚下课后,继任者的名单罗列了N个版本,但这一次曼联似乎遇上了对的人。动乱中的红魔已经与被英媒形容为「解决方案」的朗尼克签约。

现年63岁的朗尼克目前在莫斯科火车头任体育发展主管,但这个头衔屈才了,贵为德国现代足球教练之父的朗尼克,门徒遍布五大联赛,纳格尔斯曼、图赫尔、罗泽、哈森许特尔都曾被他提携或点拨过。

强将手下无弱兵,朗尼克自然有两把刷子,用克洛普的话说:“如果他不是最好的德国教练的话,那么至少是最好的德国教练之一。”

一个只有半年任期的过渡主帅,被媒体渲染,被同行衬托,明星范十足。为何?他的任务不止于「救火」,他的传奇也不局限在教练席。

朗尼克对曼联并不陌生,2019年彼此就差点牵手,何况他的偶像就是曼联名宿加里-博特斯。

不过回忆里夹杂着一些苦涩,2010~2011赛季,朗尼克率领的沙尔克04杀入欧冠半决赛,但却被曼联以1比6的总比分羞辱出局,但这并不是最惨的,一段42年前的英国往事浮出水面。

1979年,21岁的朗尼克就读于布莱顿萨塞克斯大学,在校期间,他加盟了业余足球俱乐部南维克。

虽然是业余联赛不用过于较真,但他跟自己偶像博特斯一样做任何事不喜欢敷衍了事,他会提前半小时就热身完毕,但并不被队友理解:“你在干什么?我们一般比赛前5分钟才到场。”

遗憾的是,朗尼克还没有来得及「学习」热身文化,就遇上了不走运的事情,在第二场比赛中他被对手暴力掀翻在地,断了三根肋骨,其中一根刺穿了他的肺部。

住院三周,卧床四个月,枯燥无味的日子他记忆犹新,但让他耿耿于怀的却是自己被孤立了。

其实他的队友并没有不近人情,他们也只是遵照医嘱,相反,朗尼克流利的英语,斯文的外表以及敬业的态度都是队友们私下交谈的印象分,虽然足球天赋一般,但攻读体育学位的朗尼克却在英格兰用以足球之名维系了日后的牵挂,去年南维克破旧的球场一度关闭,需要50万英镑的维修费,而朗尼克的名字就出现在捐款者名单中。

作为斯图加特青训,朗尼克并没有积攒多少踢职业足球的经验,那次重伤让他心有余悸,不过肯定的是,喜欢思考的他致力于为「出圈」而蓄力。

比如,在攻读体育学位时,他就擅长演讲,还担任过代课老师,而当听闻班上一位顶级女排球员每天都要训练10个小时,包括两小时的健身运动,两小时的战术动作时,就在反思「为什么我们的德国球员好像什么都没有做?」

25岁,本是职业球员的黄金年龄段,但朗尼克择其所爱,在科隆体育大学考取了教练执照,1.2分的毕业成绩(在德国1分最高)让人刮目相看。

同年他以球员兼教练身份加盟家乡球队维多利亚-巴克南,但他建立的理论知识并没有完全付诸实践。

准确说,凭天性思考的他最初只是靠规则在说话——禁止球员抽烟、喝酒,固定热身动作。

机缘巧合,第二年维多利亚-巴克南有幸与基辅迪纳摩打一场教学赛,输球并不丢人,但朗尼克被迪纳摩主帅洛巴诺夫斯基的区域防守和紧逼战术吸引了。

以球员身份出战的他臣服于顶级教练的魅力,他不断反问自己:“为什么对方看起来比我们多一两个人?”潜意识里他开始怀疑德国足球沉迷的清道夫那一套已经out了。

真知灼见,往往来自善思多疑,一切事物的日趋完善,也大多来自适当的改革。当朗尼克发现德国职业教练的培训课程停留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人盯人战术时,他就决定开始和自己的导师格罗一起撰写教练材料,属于「破局者」。

在此间,他集百家之所长,研究萨基的链式防守,为此看坏了一台录像机,他崇拜泽曼的进攻理念,为此特意去现场观摩福贾的比赛。对于自己的痴狂,他认为是本职工作。

“我的工作就是提升球员的能力,如果球员觉得你能让他们变得更好,他们就会信任你。”

1989年,朗尼克率领斯图加特U21梯队赢得了德国青年足球锦标赛的冠军,牛刀小试的他坚定了压迫上抢的战术。但起初并未为他换来仕途的跻身和媒体的关注,甚至在斯图加特助教选拔中落选了,他亟需试验田证明自己并非媒体口中的「书呆子」。

放眼望去,也只有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能被他的宏伟计划打动,最坏的打算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1995年执教鲁根特林的一个半赛季,始终保持着升级的希望;中途接手乌尔姆的他又始终保持着冲击德乙资格的姿态,但因私会斯图加特的新闻被曝光,军心涣散的乌尔姆接连遭遇滑铁卢,朗尼克最终在球迷的怒火中下课。

喜忧参半,但无愧于心,至少在战术上朗尼克并没有拉垮,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由此也催生了他被抑制过的野心。单赛季三度换帅的斯图加特伸出的橄榄枝适逢其会,学院派出身的朗尼克认为这是不可多得的「进修课」。

德甲战胜过拜仁,欧战捧起过托托杯,尽人事的朗尼克却难逃下课,内战外行是斯图加特给他定的「罪」。

1998年德国体育电视节目上,他站在一块磁力战术版前向广大电视机前的观众高谈阔论4后卫平行站位,以及防守时如何全队向持球者移动形成压迫上抢的态势和严密的防守区域。

这对于当时崇尚三后卫+自由人的352经典套餐的德国足坛而言是颠覆性的,以马后炮的角度看,这是朗尼克的超前意识的战术趋势,但在当时,尚未在德甲执教过的他只被当作跳梁小丑,人云亦云,他被冠以“教授”之名,一个讽刺味十足的称谓。

若干年后,朗尼克后悔过那次引起轩然大波的演讲,因为被同行解读成「傲慢」和「攻击」,但他坦诚,作为一名老师,他只是向大众解释自己的足球哲学。

天道有轮回,2000年欧洲杯,贵为卫冕冠军的德意志战车阴沟翻船,小组赛即打道回府。这才是猝不及防的讽刺。

德甲浅尝辄止,朗尼克心有不甘,也让他幡然醒悟。只有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才会让他放手去干,至少不会设置过多的条条框框。

2001年,朗尼克选择了德乙的汉诺威96,一年后,萨克森州豪门汉以领先10分的优势晋级德甲。赛季20轮不败,从第18轮就处于领跑地位,93粒进球创队史纪录,汉诺威的疯狂让被标签为「骗子」的朗尼克名声大噪,以至于他在应聘德国国家队助理教练岗位时呼声极高,只是勒夫笑到了最后。

2004年,朗尼克接过了海因克斯在沙尔克04的盘子,德国杯和德甲亚军的荣誉是意外之喜,虽然超越拜仁痴人说梦,但双杀拜仁却来之不易,何况44轮88分的战绩让他成为沙尔克历史上德甲战绩最好的教练,以至于朗尼克告别时,球场内满是「留下来」的标语。

在斯图加特,和核心闹掰,在汉诺威,和主席闹掰,在沙尔克,和经理闹掰,朗尼克大包大揽的做派和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让每一次改革之路陷入了相同的轨迹——风调雨顺之后总会暗流涌动。

但,对仅有3000人的霍芬海姆来说,朗尼克就是神话缔造者,对于朗尼克而言,选择霍芬海姆的动机跟当年选择汉诺威96一样,他喜欢建立新秩序。

两年三升,在地区联赛混日子的“霍村”出现在德甲堪称奇迹,在2008-09赛季还将德甲升班马带到了半程冠军的位置,若不是伊比舍维奇的重伤,霍村奇迹不会止步于德甲第7名。昔日竞争对手勒夫直言:“朗尼克打响了德甲的招牌。”

事实上在2011年,朗尼克救火老东家,最漂亮的战役当属在欧冠半决赛给国米上了一课,虽然沙尔克04被曼联终止了征程,但朗尼克未必是输家。

“我知道自己天生就是当教练的命。”这句话底气十足。以身体欠佳为由辞职的他暂时放下了教鞭,开始了长达8年的幕后重建工作,科学训练,独到选人,是他的两大招牌。

萨尔斯堡红牛和莱比锡红牛是他的杰作,「红牛教父」由此而来。但需要重操旧业时,朗尼克一点不含糊。

2016年他率领莱比锡红牛升入德甲,三年后,再度出山的他将德甲莱比锡红牛带到德甲第三。“红牛足球代表着一个非常成功的组织,在全世界都非常好的配置。”卸任时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曼联之所以和他牵手成功,除了被名气和履历吸引,在条件上也妥协过,毕竟提供的第一份合约被朗尼克拒绝的分歧点就在于「权利」,现在,半年过渡主帅+两年顾问的职位也许让朗尼克在「救火」和「重建」两个方向中多有施展的空间。

“他是一个真正如同慈父的人物,他觉得对自己执教的球员有责任,会倾听他们的想法和问题。”

朗尼克至今还与昔日弟子保持联络,他们未必出自同一家俱乐部,或是同一时期,但对朗尼克好评如潮。

斯图执教期间启动年轻的图赫尔执掌U19,现在切尔西主帅深受朗尼克的战术影响,斩获U19全国冠军是他教练生涯的第一步,从沙尔克04二次辞职后,他的助教斯洛姆卡复制相同的体系,在莱比锡红牛,他先后选中的主帅哈森许特尔和纳格尔斯曼如今在足坛干得有声有色。

“朗尼克向我们展示了在比赛当中后卫并不是一定要如影随形地盯防前锋,因为在那时候人们都觉得后卫就需要紧贴前锋,无论他们去哪儿。他向我们展示了所有球员作为一个整体来防守是可能的。”图赫尔受益匪浅,事实上这支切尔西在防守上的造诣有目共睹。

菲尔米诺、马内、凯塔、哈兰德、维尔纳、于帕梅卡诺则是朗尼克慧眼下的现役球员代表,如果愿意追溯的话,在斯图加特提拔了希尔德布兰,签下了赫莱布,在汉诺威提拔了默特萨克,在沙尔克提拔了诺伊尔、库兰伊,签下了拉菲尼亚,在霍芬海姆,从德乙淘宝伊比舍维奇。

“球员一定要谦虚一些,没必要在签订第一个大合同后立即购买豪华汽车来作为身份标志。”听起来有点良师益友的感觉。一个既能当球探又能管理的主帅,完全符合曼联的胃口,要知道,当年为了说服萨尔斯堡购买哈兰德,朗尼克的ppt报告长达70页。

“曼联将在球场上变得有组织性。这对其他球队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这是克洛普的客套话,但也是实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朗尼克虽然擅长人文关怀和推倒重建,但并不是一开始就建立平易近人的形象,他的每一次辞职或解约都因矛盾而起,甚至有点过于较线时,他甚至会告诉大巴司机如何做好自己的工作。

事实上,2019年一度跟德国人走得很近的AC米兰就是忌惮他的「事无巨细」,打了退堂鼓。

此外,德国人虽然名身在外,门徒若干,但成品基本以中小型俱乐部为主,塑造豪门的功力还是未知数,何况弗格森时代终结后是频繁走弯路的曼联,看似一拍即合,朗尼克有履历的支撑,但曼联也有赌的成分。

“我听说朗尼克是个很出色的教练,但他从没有带过英超球队,也没有带过什么强队,如果他那么出色,怎么没有强队找他?”

阿森纳名宿莫森的话并非空穴来风。木已成舟,DNA主帅失效后,找一个被德国众多教练认可的老师过渡也不失为一种选择。曼联的训练制度和比赛风格必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朗尼克讲究进攻效率,喜欢直来直去,反对无意义的控球和浪费时间的横传,正式上任后的德国人会在卡灵顿的训练基地安装一个倒计时钟,以此提升球员的紧迫感,这是他惯用的招数——要求球员在丢失球权的8秒后将球夺回来,以便在10秒后创造快速反击的机会。

5年前在谈及C罗时,朗尼克就嫌弃「太慢,太老」,这倒不是偏见,在塑造名帅人设的三十余年中,大龄球员从不是他的菜,他喜欢引进年轻的潜力股,主要集中在身强体壮,反应敏捷的U23球员。

“不是老将不够好,而是因为我更喜欢创造价值和培养人才。”别忘记,当年他在斯图加特就废除了核心巴拉科夫的一切特权,包括任意球和角球的主罚权。

在朗尼克的战术体系中,压迫至上,即使是前锋也得在攻防两端「上上下下」,高强度,高体能,高对抗,必不可少。

虽然本赛季在英超冲刺速度和距离C罗目前都属于上乘,但在朗尼克体系下,以如此高强度的体能要求C罗是否能够打满全场都是一大疑问。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